中国枣产区    首页    河北    山东    山西    河南    陕西    新疆    京津    南方    东北    西北
您的位置:中国枣网 > 枣业精英 > 正文
您尚未登录,请点击这里登录

枣魂—仁寿县龙马镇民英村党支部书记王学民

日期:2010/8/28  来源: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   作者:杨宇   浏览次数: 50076  [打印] 
    这是一个低矮的窝棚。
    简陋,破旧,寒碜,屋檐低矮,门楣狭窄,隐伏在一片茂密的庄稼地里。而不远处,淡黄色的花在盛夏的正午散发出阵阵令人迷醉的芬芳。
    这就是那个瘦削的农民弯腰进去、弯腰出来、再弯腰进去,进进出出曾经一住就是5年的窝棚。
    这就是那个狂热的农民摆弄瓶瓶罐罐、做着千奇百怪的实验、夜里枕着花入梦的窝棚。
    这就是那个倔强的农民面对失败之后的失败、在痛苦的煎熬中屡败屡战、一个人每天独自做着同一个梦的窝棚。
   当我和窝棚的主人站在窝棚的屋檐边时,他静静地说了一句话:“我当时只有一个梦,就是要树能挂果。”
   在这个梦里,他曾经想过西南56个区县、仁寿60个乡镇都能种上冬吗?他曾经想过西南地区83589名农民因为他的这个久远的梦,而收获了喜悦和幸福吗?这样的一个人在5年中每个夜里的同一个梦,有着怎样的百折不回和锲而不舍啊!我一时失语了,热血在脉管中汩汩地奔涌。
   窝棚的主人,四川省青年科技奖唯一一个农民获得者、北南植专利技术拥有者、仁寿县龙马镇民英村党支部书记、仁寿县华仁冬合作社理事长。
窝棚的主人,名叫王学民。
    一、即使站在最荒凉的山岗上,他依然坚持眺望远方和大山外的幸福
   王学民常常说,无论走多远,他的根,一辈子都扎在民英村。
民英村是仁寿县570个村里一个小小的村落。一鸡鸣四乡,龙马镇、元通乡、向家乡、中岗乡把民英村紧紧环抱着,晨啼的雄鸡因此总是把四个偏远乡镇的梦境一起唤醒。一条小河从村里蜿蜒而过,小河的两边零星散落着一块一块极其珍贵的稻田。村里更多的则是坡地。20年前的坡地上,一年种一季小麦,再种一季玉米和红苕。
    几种农作物里,产量最高的是红苕。
    坡地上的红苕是王学民温馨而心酸的记忆。家里田少人多,大米是吃不到来年的。挖回来的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红苕,就成为整个冬天里一大家人的主食。红苕汤、蒸红苕、红苕稀饭,变换花样的各种吃法,熬过了那些饥馑的年月。红苕,是民英村当年贫穷的代名词。
贫穷像一条拴牛的绳索,勒紧王学民童年的鼻子。家里喂的几只母鸡,每下一个蛋都全部放在米缸里,一个月就去镇上卖了鸡蛋,买些盐巴和针线回来。如果偶尔能吃上一次肉,打一回“牙祭”,就是最为高兴的事情。
    王学民至今还记得,11岁那年,腊月二十八,母亲把唯一一只又肥又大的鹅,背到镇上卖了13元钱,打算买些肉回家过年,却不料被小偷偷走了。那一年,一家人就着青菜,噙着泪,默默地吃完了年夜饭。
    7年后,王学民欣喜若狂的收到烫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时,仔仔细细地,一遍又一遍地,看了又看不啻于天文数字的学费,想到参加考试时母亲东拼西借才凑够10元钱,想到两个成绩优异的妹妹。他小心翼翼地折叠好通知书,揣进衣袋里,又慢慢摸出来,放在手心,慢慢展开,流着眼泪,一把一把地将通知书撕得细细的、碎碎的。风一吹,纸屑漫天飘舞。一个无奈而痛楚的秘密也永远地藏在了心底。
    这一年,王学民回到村里,当上了一个“不安分”的农民。别家的坡地上都种玉米小麦,他骑着二手的“二八圈”永久牌加重自行车,从县城买回西瓜种子,种上了西瓜;别家的田里都种水稻,他和保守的哥哥大吵一架后,依然我行我素地刨出一条条水沟,种水稻也在水沟里养鱼。第二年,村民惊奇地发现,地里、田里,王学民家的收成都是全村最高的。
    1989年,民英村公推公选党支部书记。“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。这个20岁的小伙子行不行哦?”20岁的王学民整了整衣襟,面对黑压压的人群,掷地有声:“民英村绝不能被人牵着走路。”“施政纲领”娓娓道来侃侃而谈,半信半疑的目光渐渐充满信心和信任,从此便一直蓄小胡子的王学民以高票当选。
    修渠,筑路,架桥,一年的时间,民英村彻底告别了靠天下雨吃饭的历史,户户通了碎石路,三座跨村大桥改变了“飞地”的尴尬。王学民说,他觉得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,觉得民英村不尽快富起来的话,自己就问心有愧、愧对老百姓。他自掏腰包租下六轮车,把群众带到曹加乡梨树村、鳌陵乡正华村这些县内的富裕村去参观学习;他骑着自行车一天奔波几十公里,三顾茅庐请来养兔大王、稻田蘑菇大王,到村里开设起农家课堂。
    在田边地头,在院坝墙角,村民们围坐一起的时候,王学民问大家,为什么民英村的土地就不能流金淌银呢?
    坡地里除了种玉米红苕还能种些比玉米红苕金贵的东西吗?能不能栽果树呢?能不能种蔬菜呢?王学民更多的时候在问自己。稍稍闲下来,他骑着自行车就往县城跑。农贸市场里,就常常转悠着一个古怪的年轻人。东看看,西瞧瞧,这儿闲聊几句,那儿问问价格,茄子多少钱一斤?冬瓜多少钱一斤?鸡肉和猪肉的价格今天相差多少钱?转了大半天,这个蓄着小胡子的瘦瘦的年轻人,什么也没买。一本明细账就这样在王学民的脑子里面,像算盘一样,拨来拨去。
    县城所有的农贸市场里,都没有甜椒卖!王学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,惊喜不已。甜椒的种子从哪里买?应该怎样种?回家之后,他马上到处翻看报纸,寻找甜椒的种植技术。
    两天后,王学民揣上所有的积蓄,一个人悄悄地离开村子,坐上火车赶到了山东省乐陵县……这一年,村里种上了560亩甜椒,当年人均增收830元钱;1991年,村里开始种上了稻田蘑菇;1993年,村里种上了420亩大头菜,被成都一家泡菜厂一收而空;生猪出栏数也跃居全镇第一。
民英村,曾经愁眉不展穷怕了的村民,捂着鼓鼓的钱包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;村子里,曾经火药味儿十足、一触即发的小纠纷大吵闹,被爽朗开心的笑声取而代之。年夜饭桌上,鸡鸭鱼肉琳琅满目,一杯浓浓的水酒,在格外响亮的鞭炮声里,醉得村民们面颜酡红。
    二、即使遭遇最冰冷的打击,他依然在惊心动魄的煎熬中冶炼着狂热和义无反顾
    1994年的农历大年刚过,民英村的高音喇叭里,传来村支书王学民召开紧急会议的通知。
当全体党员急急忙忙赶到村委会,纷纷坐下后,早已等候在会议室的王学民问了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问题,“民英村的土地究竟怎样才能流金淌银?”
    “民英村现在不是已经比5年前好上很多倍了吗?这样的日子不是已经很好了吗?”有人露出困惑的目光。“民英村现在和其他村相比,已经算是富裕村了啊。”有人在暗自猜测年轻的村支书的想法。“种点粮食能吃饱肚子,种点菜喂点猪能把开支应付走,日子已经是有滋有味了。”有人在心里暗暗盘算。
    迎着不解和困惑的眼神,王学民开始滔滔不绝地拉开了话闸子,“小打小闹只能脱贫不能致富,永远不能打翻身仗,民英村要彻底翻身,只有找到一个支柱产业、一个独一无二的特色产业才行。支柱产业是什么?不是红苕,红苕高产,但是卖不了好价钱。也不是甜椒和大头菜,甜椒和大头菜的市场需求有限,很容易达到饱和。”
    “民英村要翻身,种什么?!种粮食种蔬菜,一年一家人最多收入几千块钱。种,一家人一年的纯收入会上万甚至几万。”
    ,当他说出这个字时,语气平静而从容,心中却情不自禁地微微地颤栗了一下。
原来,在春节前,他只身一人又去过山东。坐了几天几夜的硬座火车,然后换乘公共汽车,到山东省沾化县,漫山遍野的和当地农的富裕让他惊羡不已。每一家人,一年的纯收入都是好几万,这在当时的民英村,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啊。在半个月的日子里,他学到不少种的技术,更了解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:我国的的产量占全世界的97%,而目前的产量仅占全国水果产量的3%。这充分说明,短期内市场不容易饱和,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
    ,水果营养之王,耐干旱,耐严寒,并且品改的周期比其他水果长得多,对土质更没有一丝挑剔的要求,村里的坡地和荒山正特别适合种。更关键的是,鲜的价格比很多水果的价格都要高很多。
    这一次特殊的会开得特别长。这一次,王学民没有完全说服大家。村民指着村子对面荒山上的几棵野树说,那些子哪一年有人去摘来吃呢?一个冒冒失失的小伙子甚至闯进王学民的家里,把他拉到门外,指着他的鼻梁说,你当真是找不到事做吗?好日子才过几天,你就不想让大家安生了吗?
 “说一千,道一万,不如带头干。”王学民决定自己先带头种。1994年8月,他贷款租下80亩土地,坐上了去山西省运城市的火车,吴双云、郑天贵、郑天清、祝绍青四个老党员跟随着他,踏上了前往北方寻“”致富的征程。
     一路上,渴了,就去装一壶白开水,“咕咕咕”喝几口;饿了,买一个馒头,就着白开水,吃得津津有味。这样近乎苛刻的节约,他说,只要能够多买一棵树,再苦也值。
10多天后,王学民和四个老党员带着苗从北方回来了,同时还带回来一些北方的鲜。带回来的鲜很少,只能几个人分吃一个鲜。北方鲜的味道让大家赞不绝口。
苗也终于栽植成活,王学民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烈日当头,一有空就往地里跑。哪一棵树最先吐出新绿,哪一棵树长势最好,哪一棵树受了虫害,哪一棵树最先开花,他都能如数家珍一一道来。
     一年后,地里的树零零星星地绽开了淡黄色的花,路过的村民忍不住好奇地问,王支书,村里的那些野树又高又大,咋你种的树又矮又小呢?王学民总是耐心地一遍一遍地讲解,“这是矮化密植的北方鲜,又甜又可口,采摘也方便。”
    8月的一天,上山割草的村民林贵安无意间发现一颗成熟的子,摘下品尝后,逢人就说,我还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子,简直比西瓜还甜、比水蜜桃的水分还足。
一颗小小的子,让整个村子又沸腾了起来。
    1996年冬天,民英村开了一次种动员大会。老党员吴双云回忆,这一次,村民们纷纷要求种,你家2亩,我家3亩,他家1亩,纷纷报名,一统计,1050亩。带着村民们凑的钱,吴双云、马仲江、祝绍青和几名村民代表,又和王学民赶往北方。
    山东无棣、沾化、山西临猗,北方产的有名的几个地方,民英村的村民代表们一一仔细比较,比较鲜的口感,比较苗的价格,在10多家鲜苗木基地中选择了山西省临猗县一家苗木基地,并以2.6元钱一株苗的价格谈妥。
    10月的山西已是朔风凛冽。在临猗县,王学民守着农,把10多万株苗一株一株包装好。苗装上大卡车时,一名老同志已经病倒在地里。吴双云说,王支书当时就让我们几个先坐火车回家,他坐货车随苗回家。
    车过秦岭,开车的司机见王学民脸色苍白,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滚,连忙停车从路边的农户家里找来一碗滚烫的开水,给他喝下才慢慢好转。
    车过棋盘关,又遭遇堵车,绵延的长蛇阵,一望不见尽头。一天一夜里,王学民和司机没有喝上一口水,没有吃上一口食物,为了保持体能,只有蜷缩在驾驶室里静静休息。
    回到龙马镇上的时候已是深夜。王学民一下车,看见几十个不约而同走了10多里山路赶来迎接的村民。他喝着村民们早已准备好的“咕噜噜”冒着热气的狗肉汤,不禁眼眶一热。
    苗栽下了。修枝剪叶,除草施肥,每一株都当宝贝一样精心侍候。如果说每一朵花都是一个梦,一年又一年,淡黄色的花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,可是怎么就不见挂果呢?难道北南迁,做的梦都是苦涩的吗?
    一些传言开始悄悄的灌进王学民的耳朵,“他不是要民英村的土地流金淌银吗?你们看他家的树都种下好几年了,只开花不结果,会不会是‘风景树’哦?”
    为什么树南迁只开花不结果呢?王学民一边镇定地安抚大家,一边早出晚归,跑县城,跑省城,跑北方,咨询行家,请教专家。
    省林科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痛心疾首,“年轻人啊,北南植花而不实,只开花不结果,这已经是公论。你种之前咋不先问问啊?”
    北方的鲜专家禁不住王学民的苦苦哀求,不远千里赶到民英村,在地里一蹲就是几天,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   “橘生于南则为橘,橘生于北则为枳。”(引自《晏子使楚》)
    难道生于北则为生于南则为“风景树”吗?王学民在心中痛苦地追问,“我的先人啊,咋个整啊?”村里的树,可是村民们贷款几十万种下的,难道真的就要一锄挖掉吗?
    村民刘桂华说,当时看到他早出晚归,而且经常出远门,十天半月的都在外面跑。这时候,王学民去河南新郑,去山东无棣,去山西临猗,去山东沾化,在这些产的地方,他背着大水壶,蹲在林里,风餐露宿地观察思考,向农请教。他只有一个目的:让民英村的树能结果!
    北方的农给了王学民热情的帮助。如何管理苗,如何修枝,如何授粉,如何施肥,农们一一道来。可是,当问到北方的鲜到了南方,为什么只开花不挂果,怎样才能顺利结果?农们都摇了摇头。
    白天一座大山一座大山的走访学艺,夜里的时间最难打发。这些年来,为了种,王学民自费跑遍了全国种的主要的地方,家中早已债台高筑。一想起妻子责怪和埋怨的目光,一想起村民们在那个寒冬的深夜,精心准备好的“咕噜噜”冒着热气的接风的狗肉汤,他的心里,就针刺般疼痛。
     这时,一个更残酷的噩耗从家乡传来。——因为负债累累不堪重负,妻子在家里喝农药死了。
北方的夜啊,满天星光,一个瘦削的汉子,跪在夜空下,默默无语,泪流满面。
     三、即使面临最酷烈的炙烤,他依然在刻骨铭心的洗礼中锻铸着坚韧和百折不回
    王学民在读书的时候喜欢下象棋。楚河汉界,捉对厮杀,将、士、象,车、马、炮,他一直对小小的卒情有独钟。他说,就算面临千难万险,小小的卒,也决不后退一步。
     一个爱棋的朋友因此写了一首小诗送给王学民:
     浮生若棋愿为卒,
    但许驱驰无返顾。
    搏击千难雄心在,
    百战岂容退一步?
    妻子走了,家里的房子倒了,村里的,还是只开花不结果。这些让人雄心万丈又让人万念俱灰的啊,真的就只能收获苦涩吗?不!没有退路,必须成功!
    王学民默默地把5岁的儿子托付给父母,在地边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棚,被盖一卷就搬了进去。住在窝棚里,早上一睁开眼睛,推门就是满眼的树。从地里回来,映入眼帘的是:几块木板搭架的床上堆满的翻阅得破烂不堪的各种各样种的书。
    北方的土壤和南方的土壤有什么不同?北方的气候和南方的气候有什么不同?耐干旱耐严寒的是偏爱干燥的北方,不喜欢温润多雨的南方吗?
    北南植,既然能移植成活,既然能开花,就说明它不拒绝南方的土壤和气候。但偏偏不能结果,是什么原因呢?由花到果,授粉是关键,那么,问题肯定出在授粉这个环节吧?
    王学民又四处凑钱,买回生长调节剂之类的药物,瓶瓶罐罐堆满了窝棚。80亩地里的每一株树,每一枝枝条,都成了他的试验品。第一株树,他用AB两种药物复合施用,两种药物调剂到什么浓度最好,他记录下来;第二株树,他用AC两种药物复合施用,这两种药物和另两种药物调剂的对比效果如何,他记录下来;第三株树,他用BC两种药物复合施用,什么时间是施用的最佳时期,他记录下来;记录的本子堆了厚厚的一大摞。地里,有成百上千株树,仅距离窝棚最近的一棵树,实验记录就写满了整整一大本。
     林里,正午的时候,没有一丝风,闷热的天气像蒸笼一样。王学民从一株树到另一株树,湿透的衣服滑腻腻地紧贴着背心,不知名的小虫子钻进裤腿不时地咬上一口。有一天,又饿又热的他,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头栽倒在树下。路过的村民夏良成发现了他,赶紧把他扶进窝棚。夏良成说,他“咕咕咕”地一口气喝完了一大碗凉开水,才缓过气来。
     林里闷热,密不透风,窝棚里孤独,更是密不透风。夜幕降临,王学民一个人独自静静地躺在窝棚里,听着地里唧唧的虫鸣,还有村子里远远的传来的孩童嬉戏的欢笑声。这里只有他一个人,苦苦地想,苦苦地做,这样的路,何时才是尽头啊? 树只开花不结果,是什么原因?村民们有各种各样的猜测。每当村民问起,王学民只好“呵呵”一笑,“树是要两三年才能结果的。”夜里,他最害怕眼前像电影一样闪现出村民们信任而真诚的目光。“要是老百姓知道子根本就不能挂果,要是这些子一直都不挂果,我该怎么办啊?”绝望的阴影无数次像蜘蛛网一样在王学民的心头缠来绕去。
    ,沉甸甸的,重有千钧。
    杂志上,电视里,甚至报纸的中缝栏,只要出现有“”的字样,王学民都会马上追着看,无论哪里有种成功的人和事,不管百里千里,他都会马上赶去拜师求技。
   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!1998年,王学民揣上仅有的100多元钱,再一次前往山西寻师学艺。不多的钱买了票后,剩下不到20元钱。硬座列车上,餐车准点地供应乘客,一盒盒饭只要3元钱,他没买;一盒泡面只要2元5角钱,他没买;王学民只买1元钱一个的大饼子。他说,一个饼子能吃上一天。
车到山西省介休市,王学民只有14元钱零5分钱了,5分钱是一块硬币,在裤袋里偶尔和钥匙碰在一起,叮当作响。介休到灵石县,公共汽车费14元。原本可以顺利赶到,不料中途在孝义,全车旅客被“打包”转车,转车后,司机说,每人补1元钱,不补钱的,下车。1元钱难倒英雄汉啊!从家里出发前联系好的朋友是在灵石县,要是被扔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咋办?王学民把5分钱的硬币在掌心捏出了汗,好说歹说,软磨硬缠,终于让司机允许他乘车。见到接车的朋友后,王学民说,先吃饭,饿坏了。三下五除二,吃完一大碗面条,他擦了擦嘴角,急迫地对朋友说,耍就算了,有合适的工作明天就去上班。
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王学民到当地的一个名叫三下叉的煤矿挖煤。煤矿两班倒,10小时一班,出来的时候只看见眼珠子还在转。他一有时间就往煤矿附近的林里跑。
    子咋才能结果?子咋才能在南方结果?子咋才能在民英村结果?
    这类问题充塞了王学民的脑子。白天想,夜里想,挖煤的时候,还是在想。有一天,王学民看到煤矿旁边的树,不禁痴痴地发了呆,下井后,还在想那棵树,一不留神,他的额头被碰得鲜血长流,一道深深的疤痕直到多年后的现在也无法消除。
    1998年6月,王学民拿到了西南农业大学农技推广自考的大学文凭。这一年,回到窝棚里的他,面临的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,还是一次又一次不服输的实验,还是一次又一次不甘心的尝试。他屡战屡败,又屡败屡战,他对自己说,因为没有退路,所以必须成功。
    花一年一开。花一开,就是他最忙碌的时候。有一次,王学民的小腿被小虫叮咬了一下,肌肉像被针刺一般疼。他把小虫放在手心一看,小虫的嘴里居然有长长的针管一样的刺。这是什么虫呢,咋在北方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呢?这种虫会不会钻到花里面去,把花粉管给咬断呢?如果花的花粉管被咬断了,咋还能授粉呢?不能授粉,树咋能挂果呢?
    连续十几天的细心观察,证实了王学民的猜想是对的。原来正是这个小虫子,咬碎了民英村甜蜜的园梦啊!
    怎样才能阻止这种小虫子钻进花里咬断花粉管,王学民再次陷入冥思苦想,再次陷入一次次枯燥的实验中。假如用高浓度农药杀死虫子,却也会把全部花“打死”,因为树属于敏感性植物,花不能抵抗任何杀虫药。
    有一天,电视里的一个趣味问答提醒了他。主持人问,蚂蚁为什么不爬白果树?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王学民“腾”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风风火火地骑上车,到处搜集白果树的树枝。他架上一口大锅,烧上猛火,把这些白果树皮放到锅里,熬成汁水,冷却之后,用瓶子装好。这些汁液,加上他配制的无害药物,终于成功地阻止了小虫子对花的花粉管的破坏。
    2000年夏天,花开满了民英村。花谢了,果子密密麻麻地挂满了枝头!
    可村民们还没有来得及高兴,密密麻麻地挂满枝头的冬,居然簌簌地往地下掉。村长王良君说,看见结得那么好那么多的果子,直是落,王支书心疼啊,王支书的头发,一掉一大把。
    子为什么会掉?王学民还是向书本求教,向专家求教,向树求教。他发现,树有两条营养输导管,一条向上,一条向下,北方气候干燥,输导管向下输送营养的速度慢,南方雨量丰沛,输导管向下输送营养的速度快。营养流失大,幼吸收不到营养,果子自然就会掉落。
    “环剥”,当树挂果后,切断营养向下输送。王学民发明的这一行之有效的方法,切实解决了北南植的“保果难”问题。而针对树有休眠期的这一特性,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,树自然休眠,南方的冬天温暖和煦,树无法休眠,因此不容易嫁接成功。他提出,把树的枝条取下,经过特殊处理后,放在屋里度过休眠期,这样,北南植的“嫁接难”问题迎刃而解。
    2001年8月,民英村沸腾成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    巨大的丰收喜悦写满每一个人的脸庞。村里的树,平均每株挂果达到180个左右。全村产50多万公斤,收入高达600多万元。这一年,民英村的人均纯收入,高出全县平均值85%。
    四、即使植根最贫瘠的土壤,他依然在深情激昂的合唱里抒写着挚诚和矢志不渝
民英村的村委会办公室里,挂有一面锦旗。4名在党政机关工作过的退休干部是土生土长的民英村人,他们在锦旗上写下了村民们的心声:
    业助民富,公路进农家。
    为民办实事,村民乐当家。
    民英村,这个宁静的村落,成了远近闻名的园新村。村里的一些变化正悄然进行。一栋栋漂亮的小洋楼,如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。阅览室里的树栽种技术图书,保管员不得不规定借阅的时限。坡地上,成片成片的冬,令人欣喜地不断向天边蔓延。村子里,一条近20公里的水泥路洁净漂亮。
    王学民唯一的变化,是花钱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,淘汰掉骑了多年的二手自行车。曾经靠喂水牛帮人犁田谋生的夏良成说,王支书赚的钱大多数花在村民的冬上了。哪一家的树生病了,打个电话,只要在村里,他骑着摩托车几分钟内就赶到了。哪一家的树施肥出现问题了,只要说一声,他丢下饭碗就跑过来了。哪一家的树摘芯抹芽弄得不好了,他第一时间就到了地里。哪一家的地里需要补缺树,他不声不响的带来苗就给种上了。
    村民刘桂华有着同样的感受,“最初的几年,树开花不挂果,挂果不保果,王支书研制的‘保花保果的药’,都是免费提供给大家的。该打‘保花保果的药’了,他带来药,自己掏钱请技术员在山粪池按照浓度调好,在高音广播里,通知大家背上喷雾器去打。”
    王学民说,穷,其实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。
    2002年,王学民又去了一趟北方。这一次,他从山东省梁山县,拉回了150只奶杂山羊,又在当地购买2000多只兔子。王学民筑起围墙,把承包的50亩荒山围了一圈。山羊敞放,家兔野养,树下种草,以草养畜,畜粪施果,一条生态立体循环的农业模式,逐渐清晰而明朗。
    王学民的冬之梦也越来越沉醉而美丽。2003年5月14日,仁寿县鲜协会成立,王学民当选为会长,并注册华仁冬系列商标;2006年,建起年产值8000万元的华仁冬酒厂;2007年,“借船出海”建起年加工能力达100多吨的果脯厂;2008年,与四川大学联合研发,投资1000余万元建起华仁冬生物有机专用肥厂。
    前来向王学民请教求艺的人也逐渐络绎不绝。
    鳌陵乡千秋村的江河清兄弟俩,种植冬几乎倾家荡产,见到王学民,第一句话就是,“王支书,我们终于有救了。”第二年,兄弟俩的地,亩收入达到了2万多元。
    自贡市沿滩区的冬种植大户李建秋原本已经灰心绝望,租用的150亩地里,整整6年,没结出一颗冬。李建秋说,他当时已经对树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了,去了山西打工。当听到冬能在南方结果的消息,当天就坐飞机回来,找到王学民拜师学艺。
    同样的噩梦降临乐山市井研县的一个小镇,1800多亩冬,5年时间里,也是只开花不结果。这次来到民英村取经的,是小镇的党委书记带着的镇上的所有干部。
    究竟有多少北南植的农还在被“花而不实”的噩梦夜夜困扰辗转难眠啊?王学民心中涌发阵阵不安。这么多年来,自己苦苦挣扎、苦苦摸索成功的冬技术,不正是为了能脱贫致富,不正是为了民英村能彻底翻身,不正是为了更多的农能开怀大笑吗?
    王学民骑着摩托车开始披星戴月的奔波在前往农家的路上。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一天骑上几十公里是常有的事情。四公乡三洞村的老支书唐培青现在都还记得,有一次,突然天降暴雨,原以为王学民不会来了,结果看见被淋成了落汤鸡的他,准时地出现在自家的地里。
    每次出门的时候,母亲总会望望天,看看云,叮咛一句,儿啊,外面太阳毒辣,带把伞吧。现在的妻子侯丽荣是镇上的干部,心疼丈夫长年累月早出晚归,有时忍不住埋怨一两句,嘀咕完了又总是把干干净净的衣服放在床头显眼的位置。
    如果说对母亲和妻子是深深的愧疚,那么,对于已经去世的父亲,王学民充满了悔恨和自责。王学民永远都记得,父亲病危的几天里,他还在去帮助农解决问题的路上。当父亲拉着他的手,合上双眼时,王学民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
    隋建国和仪忠东这两位山西的种专家,最初的几年里,每一年都会自掏腰包赶到民英村传递种技术。“他们是我最好的老师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王学民一直心怀感激。
    李酌、郭火儒、何中……仁寿县的许多县领导,到民英村的次数都不计其数,让王学民感激不已,他说,“我是一个农民,更是一个村支书,组织的关怀给了我这些年最大的动力啊。”
    侯波和孙群仙夫妇是老员工了。孙群仙至今都记得,短短的几年时间里,王学民已经骑坏了6辆摩托车。只要接到求助的电话,就是再忙,他都会想办法赶去。树挂果的关键时期,正是酷暑时节。奔往地的路上,常常是一个人,一辆车,一趟下来全身都被晒得火辣辣的痛。
    后来买了一辆二手的小汽车,不再日晒雨淋,却经常出现当山大王的事情。在孙群仙的印象里,王会长是个粗心大意的人,一忙碌常常就忘了出行前的必要的检修。有一次,王学民在井研忙完树返回的路上,汽车突然抛锚,前不着村后不挨店,又是深夜,只好让候波骑着摩托车把修车师傅载去,修好之后已是凌晨3点多了。
    每天跑的地方太多,车子只有下雨的时候才有时间抽空去检修和保养。孙群仙说,新买的一台面包车不到半年,就跑了1万9千公里。修车师傅问,你们的车经常跑长途吗?其实这台面包车开得最远的就是成都,更多的时间就是在县境内转,或去一个乡镇,或去一块地。
    在北斗镇洪洞村村支书叶君成的地里,王学民接到一个电话。电话是文林镇八里村村民苏子成打来的,请他一定要抽空去他家里吃一顿豆花饭。苏子成是王学民帮扶的农中的一个,王学民为他免费提供了苗、药、化肥和技术。“等空了的时候再说吧。”王学民婉谢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。
对于农的请教和请求,王学民从来没有拒绝过。绵竹市金花镇云盖村的农吕建说,只要给王会长打了电话,第二天他都会亲自或者安排技术员赶到绵竹来的。
    王学民也有拂袖而去的时候。有一次,一个房地产商找到他,提出要种上1000亩的冬,他说: 1000亩冬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,你还是谨慎一些好。房地产商说:子结不结果都无所谓的。一瞬间,王学民被激怒了,摔门而去。后来,他才知道,这名房地产商只是想借种植冬的名义去圈地。
    耐严寒,耐干旱,耐洪涝,最贫瘠的土壤都能生长。是值得尊重不容轻视不容亵渎的。王学民说。
    一根筷子,“啪”的一声就会被折断,一把筷子绑成一捆,再怎么使劲也无法折断。这句话,也是王 学民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。
    单打独斗只会内耗不断,抱团出击才能攻城拔寨。鲜市场硝烟四起,是血拼杀价还是品牌制胜,是惨烈竞争还是双赢竞合?王学民坚信,只有团结一心,打造出知名的冬品牌,才能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,才能更好地保护众多的农的利益,才能更好地激发农的种积极性。
    2007年8月30日,华仁冬合作社成立,王学民当选为理事长。
     合作社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,是从山西省临猗县庙上乡的苗基地,拉回来10万棵苗,捐赠给汶川县龙溪乡布兰村。布兰村山高路远,一路上都是悬崖峭壁,赶到村里时已经是深夜,村民们拉着王学民的手,围着篝火,一碗一碗地敬酒。
    合作社里,推行种苗统供、技术统训、产品统销的“三统服务”,产品采取统一品牌、统一包装、统一上市的“三统一”营销。而二次分利则让合作社和社员结成了利益共同体。合作社按保护价收购社员鲜,社员每卖100斤鲜,提取3斤作为股金,参与赢利部分的二次分红,每年人均分红达2000余元。
    2008年年底,华仁冬跻身上海“全国农副产品展销会”、苏州“一村一品国际研讨会”、成都西博会,“华仁冬”蜚声海内外,在香港市场的售价高达每公斤200元。
2010年,合作社已经覆盖了仁寿县60个乡镇、西南地区56个市县,拥有8万多名社员。在山东、山西及西南三省一市组建了8个办事处,29个分会,直接技术指导面积达80多万亩,年总产值近10亿元。
    合作社开会的时候,王学民总会和大家一起,合唱一首歌。这首歌,是华仁冬合作社选用的“社歌”:
    一支竹篙呀,难渡汪洋海
   众人划桨哟,开动大帆船
   一棵小树呀,弱不禁风雨
   百里森林哟,并肩耐岁寒,耐岁寒
   一加十,十加百,百加千千万
    你加我,我加你,大家心相连
    歌声深情激昂,歌声抵达内心,歌声直入云天!
    歌声里,一个人,不,一群人,最宽的音域和最高的音阶溅射起一朵朵激越而幸福的浪花。
 
上一篇: 河北省食品工业协会枣专业委员会主任张瑞锡
下一篇: 一颗红枣开启的创业梦——解文明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郑重声明:
①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枣网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同本站联系。 联系电话:0991-5099966
        本类 热门文章
        信息搜索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       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