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枣产区    首页    河北    山东    山西    河南    陕西    新疆    京津    南方    东北    西北
您的位置:中国枣网 > 文化典故 > 正文
您尚未登录,请点击这里登录

老院的老枣树

日期:2017/7/4  来源:三晋都市报(太原)   浏览次数: 6904  [打印] 
  前几日回老家,看到老院的老树又吐出嫩嫩的新芽,淡绿、油嫩,我禁不住诱惑趴在树芽上闻了一下,一股淡淡的芽清香扑面而来,于是,我陶醉了,痴呆呆地望着满树的芽,触动了心灵,勾起了遥远的记忆。
 
  我之所以把老院的树叫老树,它确实经历了很多很多,是我父亲的父亲亲手栽下的,大概已经有一百二十年了。原来父亲的父亲栽下的是两棵树,那棵没有了的树不是死了,是刨了。上世纪80年代,我家盖房,那棵树长得不是地方,盖房碍事,父亲忍痛把它刨了,一家人还难过了好一阵。因为它毕竟在这个院生长了很多很多年,也奉献了很多很多年,树上结出的子至少也滋养了我们一家四代人。
 
  从我记事起,我家院里就有两棵树,它们的间隔距离大概七八米吧,它俩像两个亲兄弟,吃饱喝足,比着长,根深叶茂,年年挂满满树的子,我和我的姐姐妹妹,从树发芽、开花时就一眼眼瞅着、盼着,树结出青涩的子。我出生的年代,就是一个饥饿的年代,贫穷的年代。那时候,只要树开花不久,结出小小的,青青的子,我们中午放学回家等饭的时候,自觉不自觉地总会踮起脚尖,伸起手,摘那小小的青青的子吃。吃完一把青,母亲喊我们吃饭,才肯罢手。那时候那青我们吃得很香很香,我们几乎天天如此,吃午饭前,总会摘着吃。有时,父母也在责怪我们,说那子不能吃,生着哩,我们才不管那生与熟,只要吃进肚子充饥就行。因此,待到八月十五打的时候,树树身下面的子几乎一个也没有了,只有树高处的子红红的挂满枝头,父亲拿一根长长的打杆,站在树盘枝上用力地往下打。于是,那红红的子随着父亲舞动的打杆子,像雨点似的密集地落了一地,母亲喊我们去捡。把满院的子捡完后,母亲又会把子分成三个等级,一等、二等、三等。最好的子晒干后,一般舍不得吃,等到过年的时候,蒸山、捏花馍、吃糕用,或是第二年端午节包粽子用。中不溜的二等子平时食用。最不好的子或是烂,只能在围炒面或做醋时用,反正子浑身是宝,都能派上用场。母亲最留心的就是把晒干的好放在一个大坛子里,筹划着一年的用场。在我十三岁的那一年,母亲气得差点扇我两个耳光,我红着脸没敢顶嘴。其实,母亲每年都会把好藏好的。藏不好,被我们这些馋猫偷吃了,母亲就作难了。那一年春天,我寻着了母亲放的大坛子,天天我都给姐姐和妹妹一人抓两把吃,因为能吃到子,我们姐弟、兄妹也就形成了统一战线,谁也不会在父母面前走漏半点风声。等到阴历五月初三母亲包粽子取时,大坛子里的只剩个坛底底了。母亲知道家“贼”难防,一定是我了。把我叫到她面前,母亲扬起的巴掌慢慢落下,我只好承认,子我们偷吃了。母亲叹了一声气,没再发火,只得去二伯大娘那里去借包粽子吃。
 
  一晃几十年过去,老院的老树只剩一棵了,但它仍然年年枝繁叶茂,年年结满满树的子。当年的馋嘴猫没有了,我的儿女们不大喜欢吃子,等到八月十五打的时候,满树的子打下晒干后没人吃,再到第二年过夏,子就起虫子了,只得提出去倒掉。或者干脆让满树的子自生自灭,造孽呀!
 
  于是,我仿佛听到了吐芽的老树在哭泣,在埋怨,世道变了。但它仍然忠诚担当,初心不变。
 
上一篇: 敬畏枣树
下一篇: 童年记忆里的枣子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郑重声明:
①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枣网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同本站联系。 联系电话:0317-8800001
        本类 热门文章
        信息搜索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       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