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枣产区    首页    河北    山东    山西    河南    陕西    新疆    京津    南方    东北    西北
您的位置:中国枣网 > 文化典故 > 正文
您尚未登录,请点击这里登录

敬畏枣树

日期:2017/6/22  来源:三晋都市报(太原)   浏览次数: 6905  [打印] 
    我的家乡在吕梁山西麓的一个农业小县,那里漫山遍野都是红树。在家乡生活得久了,因为经常可以见到树、吃到红,经常听到对树收成的议论,对树也就有些熟视无睹。然而,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我对树充满了别样的情怀。
 
    一次,我陪省城来的几位专家和记者在我县的沿黄乡镇调研。那是我县红连年遭灾后的又一个深秋,许多熟透的红被连绵的秋雨烂在树上,本就不密的树叶零落满地,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红霉烂的味道,我的心也酸酸的。
 
    调研中,一对农父子的对话引起我们的注意。成年的儿子诅咒这绝情的天气,反复念叨孩子的上学和家里的开销,还说他听到石楼东山的人们都栽核桃树,那东西不怕连阴、好管理,准备过了年把自家10多亩树全部砍了,换栽核桃树。
 
    年老的父亲抽着旱烟,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儿子对答着。多年以后在我的回味中,这个场景异常清晰,那烟锅里发出的“咝咝”声正煎熬着苦涩的岁月;他面前冒起的团团青烟正升腾着曲曲扭扭的人生;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石楼农的沧桑。特别是他那一句不轻不重的话,让烦躁的儿子瞬间无语,也让我们这一群“文化人”顿时平静下来。这句话成为我记忆中一个永久的定格——他对儿子说:“树是咱祖宗留下的根,你把树当神,他才把你当人!”
 
    返途中,我们的车厢里静悄悄的,好久没有人讲话,也许客人们都跟我一样,在思考着老农的话。好久,不知谁冒出一句“什么是树的精神?”
 
    一位说:“树的可贵之处在于低调、谦和、内敛,不与百花争宠。”树开花很晚,尽管色不艳丽,花不迷人,但却芳香四溢,引来蜂群采蜜。其貌不扬的花,依然为人类奉献了甘甜。
 
    另一位接茬:“树的品质在于它的耐旱、耐寒、果实肥厚。”许多树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,从来却不畏贫寒,结出累累硕果。红作为一种养生食品,其功效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和推崇。
 
    还有一位说:“树耿直顽强的性格值得我们敬仰。”看它粗壮的树干,干裂的树皮,宁折不弯一直向上的枝条,特别是当群花凋零、万木枯萎的严冬季节,树以其特有的身姿,傲然挺立于黄河高原的荒山之巅,那种与生俱来的倔强和积极向上的风骨,曾让多少人为之感染!
 
    车子在客人的赞叹声中驶离了区,大家的话题更多地集中在树的奉献精神上。人们有目共睹、印象深刻的是,树对自身生长环境、水肥条件要求甚低,却能为人们奉献饱满香甜的果实,不仅如此,树的躯干因其木质坚硬而被用来制作家具、农具;旁边斜出的树枝是老乡们做饭、取暖的燃料;特别是树在需要“开甲”或嫁接的时候,即使是“开刀”或“砍头”,它都欣然接受,毫无怨言地“从头再来”,很快适应新的生存环境和生存方式,这种超常的意志力总是带给人更多的生命感悟。
 
    感谢我的客人们,是他们充满人生智慧和人文精神的话语,让我对树刮目相看,我想到了一个词——“敬畏树”。
 
    是啊,作为黄河岸边的石楼人,作为被树护卫了千百年,被果滋养了无数代的石楼人,无论你是领导还是群众,无论你是干部还是商人,只要我们内心深处还保留着石楼人特有的那份质朴,只要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共同的血液,我们就应该像那位抽旱烟的老农一样敬畏树,把树奉为我们的生命之神。
 
    树是一尊神。在石楼广阔的土地上,树像一只只博击长空的苍鹰——身,挺立在大地;翼,直伸进云里;爪,深嵌在地下,不分寒暑,不计昼夜,虔诚守望着石楼的山川。
 
    树是一本书。抚摸着苍劲的树干,我们仿佛能触摸到历史的积淀,品读到岁月的沧桑,听到远古石楼那纵深悠远的呼唤,默默瞻仰家乡的树,我们就像在一部生命大典前顶礼膜拜。
 
    树是一条根。一条源源不断供给我们养分的根,母亲般的慈爱、奉献,父亲般的崇高、无私,那种只有给予没有索取的高尚品格,在这条根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怪不得那位老农说:树是老祖宗留下的根。
 
    我敬畏你,家乡的树,你是一种守望、一种风骨,更是一种定力!
 
    敬畏树,就该善待树。用我们在多年贫困中炼就的可贵的平常心,呵护好那一山一山充满灵性的树,让这些树在有生之年发挥他们的才华,张扬他们的个性,书写他们的历史与荣光,不要让外面世界的浮华,湮没了我们的本真。
 
    敬畏树,就该善待农。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了工业反哺农业、城市反哺农村的崭新时期。当我们以奔跑的姿势追逐都市繁华的时候,请不要忘了歇歇脚,做一次深情回眸,用亲和的目光对待我们的农兄弟,我们的衣食父母!如果没有他们树般的无私奉献,我们的生活将永远没有这么多彩。
 
    敬畏树,就该善待我们脚下这片静静的黄土地。漫山遍野的老树可以作证,生于斯长于斯的石楼先民们在这片厚土上演绎了太多的沧海桑田、悲欢离合。或许,在这片厚重的土地上本来就熔化有树的枝、树的干、树的叶、树的果和树的核。正因为树的灵魂化作泥土,留在人们匆匆的脚印里,树的精神才会深深烙在这片黄土里,滋养着祖祖辈辈的石楼人,让石楼人奋发进取。
 
    敬畏树吧,我们会由此汲取更多的养分,学会更多的感恩,分享更多前行的快乐。
 
上一篇: 又到枣花飘香时
下一篇: 两棵大枣树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郑重声明:
①凡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枣网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枣网 ”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同本站联系。 联系电话:0317-8800001
        本类 热门文章
        信息搜索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       
        商机推荐